领导人排名:一个政治问题

2013-02-07 15:40:48  浏览量:
  评论(
字号:T T
摘要:在讲究秩序的中国政坛,领导人的排名并不是一件小事,无论是在职和退休的领导人,在出席活动时的排名先后,往往隐藏着丰富的政治信息。到上世纪80年代,不少老一辈领导人仍在一线领导岗位。由于威望和资历,一些人尽管没有担任正职领导人,但排名却在正职领导人前面。

十八大闭幕后,胡锦涛与江泽民握手。 (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王辉 严亮/图)

  2013121日,在新华社播发的《杨白冰同志遗体在京火化》新闻中,前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的名字出现在第12位,位列7名中央政治局常委和4名已卸任常委、但仍担任国家级正职的领导人(胡锦涛、吴邦国、温家宝、贾庆林)之后。此前在新闻报道中,江泽民的名字排在总书记之后、其他常委之前。

  122日,新华社发布消息,解释了排名变化的原委:十八大后,江泽民向中央请求,今后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礼宾排名顺序中,将自己同其他老同志排在一起。新华社报道说,“这体现了一名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和宽广胸怀”。

  在讲究等级秩序的中国政坛,领导人的排名并不是一件小事,无论是在职和退休的领导人,在出席活动时的排名先后,往往隐藏着丰富的政治信息。

  行政职务不是唯一依据

  2012126日,中国农工民主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到会祝贺。他系了一条红领带、身着白衬衫,在会上宣读了中共中央贺词。

  除了俞正声外,当天全国人大、国务院、全国政协也有领导到场致贺,现场座次以及新闻报道中的排名依次是:俞正声、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华建敏、国务委员梁光烈、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家正。

  这样的排名并非随意。依惯例,对在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排名顺序,一般先是党的领导人,依次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政治局委员、政治局候补委员、中央书记处书记。之后,是全国人大和“一府两院”的领导。具体来说,依次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、国务院副总理、国务委员、“两高”负责人;再往后,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和中央军委委员。

  中央书记处书记之后的排名,主要依据行政职务,不在于是否中共党员。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,有不少党外人士如蒋树声、周铁农等,他们的排名总在身为中共党员的国务委员戴秉国、梁光烈之前。

  但行政职务并不是排名的唯一依据。十八大换届前,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刚的名字,经常会排在一些副委员长、副总理之前。这显然不是工作疏漏,而涉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排名规则——王刚当时是中央政治局委员,属于“身兼多职”的领导人。对于身兼多职的领导人,排名时以他担任的最高职务为准,对王刚来说,政治局委员是他当时的最高职务,排名就以政治局委员为准。

  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排名,是以姓氏笔画为序的,王刚因此在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排名第一。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兆国、副总理回良玉,按照姓氏笔画排在王刚后面。

  与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排名不同,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排名并不依据姓氏笔画,而与常委的分工和他们的党内资历有关。

  1987年十三大产生的中央委员会,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最少的一届,只有5名常委。当时的排名次序是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务院总理、中纪委书记、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、国务院常务副总理。

  当时党的总书记没有同时担任国家主席。1988年召开的全国人大七届一次会议上,杨尚昆当选为国家主席。他并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,但他与其他政治局常委的名字同时出现时,杨尚昆排名在总书记之后、总理之前。

  这次会议上,万里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,李先念在政协会议上当选为全国政协主席。他们同样也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。但作为国家级正职领导人,两人的名字排在总理李鹏之后、中纪委书记乔石之前。

  1993年,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同时担任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。从这一年开始,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(乔石)和全国政协主席(李瑞环)一直由政治局常委担任。总书记、总理、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、全国政协主席这四位国家级正职领导人的排名模式开始固定,但委员长一直排名在总理之后。不过到1998年,原国务院总理李鹏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,此后委员长的排名一直在总理之前。

  在担任国家级正职的政治局常委之后,其他政治局常委的排名也并不固定。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,中纪委书记尉健行排名在副总理李岚清之前;但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,副总理黄菊排名在中纪委书记吴官正之前;十七届政治局常委中,副总理李克强的排名也在中纪委书记贺国强之前。

  “老一辈”领导人地位高

  到上世纪80年代,由于“文革”后出现干部断层,不少老一辈领导人仍在一线领导岗位。由于威望和资历,一些人尽管没有担任正职领导人,但排名却在正职领导人前面。

  邓小平的地位最特殊,但他又没有担任过党的最高领导人,当他和党的最高领导人同时出现时,如何排名就要看具体情况了。

  198911月,85岁的邓小平彻底交班,全身而退。不再担任任何职务的邓小平,在新闻报道中排在时任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之后、其他领导人之前。

  当时除了邓小平,还有一些已离开一线的老一辈领导人如陈云、彭真、邓颖超等,排名仍在不少在任政治局常委之前。

  1989101日晚上,首都各界群众纪念40周年国庆,新老领导人悉数参加。《人民日报》报道中的排名是:“江泽民、邓小平、杨尚昆、李鹏、陈云、万里、李先念、彭真、邓颖超、乔石、姚依林、宋平、李瑞环、王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,登上天安门城楼,与首都群众同庆佳节。”

  这个名单上已退出一线的领导人中,邓小平、彭真、邓颖超都担任过国家级正职领导。陈云虽没有担任过国家级正职领导人,但当时还是中顾委主任,且在党内地位很高。十六大以来,历届全国党代会开幕会上都要为“毛泽东、周恩来、刘少奇、朱德、邓小平、陈云等已故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革命先烈默哀”。

  随着岁月流逝,到201171日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纪念大会时,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大部分人物已经去世,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中的退任老常委们,排名方式有了新变化。出席活动的中央领导人名单中,先是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,随后是政治局委员,之后依次是李鹏、朱镕基、李瑞环、宋平、尉健行、李岚清、曾庆红、吴官正、罗干等老常委们,排名顺序与在任时一致——这些老常委们没有像当年“老一辈”领导人那样,退休后还与在任常委一起排名。

  “和”字隔开现任和退休领导人

  新老党和国家领导人集中出现的场合,往往是一些纪念大会、仪式性场合,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纪念大会、中共十八大开幕式等。在任领导人排名在先,之后才是原任(政治局常委除外)领导人的名单。在新闻报道中,关键词在于一个“和”字——名单中,“和”字之前是现任领导人,“和”之后是原任领导人。

  在建党90周年纪念大会的领导人名单中,在最后一个现任领导人、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志珍的名字后,“和”字出现了,后面是原中央政治局委员丁关根,然后是其他的原政治局委员、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、原国务委员、原“两高”负责人、原全国政协副主席等,排序与在职时一致。

  已退休的领导人中,也有一些党内资深的老人。他们虽然没担任过中央政治局委员,但会排名在原政治局委员之前。

  2008年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,“和”字之前是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志珍,“和”字之后是原最高法院院长郑天翔,之后才是原政治局委员杨白冰。2001年,出席建党80周年大会的领导人名字中,“和”字之前的是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文元,“和”字之后是原国务委员张劲夫、黄华,再后面才是原任政治局委员杨白冰等人。

  张劲夫、郑天翔、黄华这些老领导人虽没担任过政治局委员,但都是党内资深老人,都担任过中顾委委员,张劲夫、黄华曾是中顾委常委。

  一般来说,所有现任、原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名单排完之后,现任和原任的中央军委委员开始登场。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名单结束时,会出现一个“,”号,然后是军委委员的名字。

  2012121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在北京举行春节团拜会,“,”号之前最后一个名字是原全国政协副主席李蒙,之后就是“军委委员陈炳德、李继耐、廖锡龙、常万全、靖志远、吴胜利、许其亮,”这些都是现任的军委委员。

  已退休的原军委委员王克也参加了团拜会,对王克的提及方式是“以及”王克,而不加“原军委委员”的解释。历年团拜会以及建党90周年纪念大会的报道中,对原军委委员的提及方式都是“以及”。

  “排名约定俗成”

  尽管领导人排名富含重要的政治信息,但无成文的制度规范。中国人民大学党史党建教研室主任杨德山教授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这种排名有约定俗成的规律,没有正式文件规定。

  这些或长或短的名单进入公众视野的方式,一般是在重大活动、庆典,或党内重要干部去世的新闻报道中。“在这些报道中,中央媒体都有一张由中央下发的名单,依照名单对出席活动的现任和卸任领导人进行排序。”一位曾担任《人民日报》头版编辑的媒体人说。

  由于中国政治的特殊性,外界往往将中国领导人的排名视为观察政治变动的一个窗口。

  这一窗口在“文革”前后曾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——“文革”开始时,刘少奇在政治局常委中的排名由第二位下降到第八位,这成为他之后被开除出党、迫害致死的先兆;而“文革”结束后,老干部平反和复出,也往往以名字重新出现在新闻报道中为标志。

  改革开放后,政治秩序得以恢复,排名变动也大大减少,今日已形成大致固定的模式。“当退休的领导人越来越多,排名会变得越来越难。”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教授说。

来源:南方周末  作者:钱昊平 方可成 实习生 王飞
编辑:廖洁
0

相关文章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