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局

南都网时局 >  正文

戴相龙建议微调人口政策 允许单独夫妻生二胎

2013-04-25 17:39:10    
字号:T T
摘要: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与会人士认为,中国已进入人口红利“末端”,人口老龄化步伐进一步加快,将对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深远影响,建议借鉴相关国家经验,适时“微调”人口政策,积极应对并解决养老金缺口问题,通过科技创新和提高劳动者劳动技能等方式释放新的人口红利。

  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与会人士认为,中国已进入人口红利“末端”,人口老龄化步伐进一步加快,将对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深远影响,建议借鉴相关国家经验,适时“微调”人口政策,积极应对并解决养老金缺口问题,通过科技创新和提高劳动者劳动技能等方式释放新的人口红利。

  人口红利进入“末端”老龄化步伐加快

  美国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科尔德认为,统计数据显示,未来中国人口老龄化的速度会非常快,预计到2050年,老年人口将达四亿人左右,成为中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。

  2012年末,我国大陆15岁至59岁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69.2%,比上年来下降0 .6个百分点。与此同时,60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4 .3%,比上年末提高0 .59个百分点。这是相当长时期以来劳动年龄人口绝对数量首次出现下降。

  “我国人口老龄化步伐加快这是事实。”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党组书记戴相龙认为,我国老年人口到本世纪50年代可能超过总人口的30%,而劳动力数量开始减少,进入人口红利的“末端”。

  日本东芝株式会社原会长西室泰三说,过去20年间,日本年均经济增长率只有0 .7%,人口总量下降、老龄化、少子化成为日本经济长期低迷不振的一个重要原因。中国将来也可能面临同样的问题。

  印度是世界上拥有最大“人口红利”的国家之一。印度工商联合会秘书长迪达尔·辛格,目前印度人口平均年龄28岁,51%的人口在25岁以下。人口老龄化在国内方面会对经济社会带来一定冲击,在国际方面会凸显移民问题。据他介绍,印度政府正在大力提高劳动者技能。预计到2025年,印度将为世界提供1.3亿名劳动力。

  美国前劳工部长赵小兰介绍说,美国现有世界上最年轻的1.57亿劳动大军,这主要归功于移民政策。目前美国政府已把移民改革作为工作重点,目的在于防止新非法移民涌入同时,为在美非法移民提供入籍途径。她认为,中国有必要关注人口和劳动力的流动。

  将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深远影响

  与会人士普遍认为,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一个重要推动力就是人口红利,如今人口红利迎来“拐点”,尽管现阶段中国就业并不充分,短期内对就业和经济的影响不大。但未来将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,值得引起重视并提前应对。

  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,改革开放以来,为充分利用人口红利,我国出台了很多鼓励发展劳动力密集型企业的政策,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心。未来中国经济不仅需要寻找新的动力,同时也要解决财政支出压力增大的问题。

  戴相龙说,我国人口老龄化阶段跟西方发达国家比还是初期,而且今后20年还将有两亿名农民进城,其中一亿多人将成为城市劳动力,再加上每年600多万名大学毕业生,“人口老龄化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不用过分渲染”。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研究预测,我国未来10年每年劳动力资源稳定在九亿人左右。

  中美清洁能源论坛主席丹尼斯·布雷西也认为,过去20年间,中国从乡村到城市的“移民”人数达近三亿人。今后每年仍将有1500万-2000万名此类“移民”,“这是中国劳动力的巨大源泉”。

  但在社会保障影响方面,戴相龙认为,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最大问题是加大了养老金缺口。我国现在保险业资产超过六万亿元,养老相关部分只有约一万亿元,而城乡居民的储蓄总额约为40万亿元,“好像能够养老,但钱在富人手里多,而且保值增值很困难”。

  建议多措并举释放新红利

  与会的国内外专家建议,中国宜根据实际情况,借鉴相关国家经验,适时“微调”人口政策,提前预判并应对养老金缺口问题,扩充社保储备基金,同时通过科技创新和提高劳动者劳动技能释放新的红利。

  一是适时“微调”人口政策。戴相龙建议,我国可在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前提下,适时对人口政策进行“微调”,比如允许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夫妻生育二胎。此外,还可适时延长退休年龄。迟福林认为,可着眼于未来l0-20年重新制定人口战略,从提高人口素质、提高人力资本角度考虑,由人口大国转变为人力资源强国。

  二是提前预判并应对养老金缺口问题。西室泰三说,日本在此方面的经验之一是注重对年轻人进行医疗和营养教育,以降低养老成本。戴相龙认为,可考虑借鉴一些西方国家的成功经验,养老金的30%来自公众养老金,30%来自于企业补偿养老,40%靠个人,发展公共养老保险、普通养老保险、个人保险“三个发展”的政策。科尔德则认为,个人养老及私营养老机构未来在中国应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。

  三是通过划拨国有资产充实社保基金,增加社保基金战略储备基金。“通过划拨国有资产充实社保基金,可使社保战略储备基金到2020年达到三万亿元至五万亿元的规模,留待未来高龄化高峰时使用。”戴相龙说,此外还需坚持实行统筹账户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政策。

  四是提高劳动力技能释放新的红利。新型城镇化带来的农民工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动力,但这部分劳动力的劳动技能有待提高。科尔德认为,印度和美国采取以市场为导向的模式,在增加劳动力流动性以及劳动力培训和资金扶持方面释放了新红利,值得中国借鉴。

来源:经济参考报  作者:王晖余
编辑:简侠宇
0

相关文章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